在共和国的历史留下了沉重的一笔
2020-06-24 17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战事失利的情况下,红军始终在梨园口前徘徊往复,一个叫倪家营的村庄成为战争的核心地带。当时,准备回师西进的红西路军指挥部就设在这里,布防于43个民居屯庄中。敌军获悉红军西进意图,集线路兵力涌向红军驻地,进行围追堵截,企图将西路军剿灭在此。1937年1月30日,二六三团团长熊庆发向三营教导员周纯麟下达了死守倪家营制高点——汪家墩屯庄的命令,周纯麟带领130多名战士赶往汪家墩。第二天,两千多名敌军开始围攻汪家墩,红军战士依靠小小的土围子打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。最后,战争进行到了近身肉搏、短兵相接的地步,红军战士只剩下了9人,但阵地始终没有丢。如今,汪家墩屯庄的战斗遗址保存完好,这个小小的土庄子长六步、宽七步、高约七八米,共分三层,下层一米多高的板筑土墙上布满了弹孔。

望着茫茫黄沙,沉沉苍山,想象当年血战的情景。在这光秃秃的山坳里激战,既没有遮掩,又没有退路,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惨烈啊!可以想像,当年,这里每一处土地上都回荡过枪声,浸润过鲜血,掩埋过战死疆场的英魂。为了新中国,这么多年轻的生命抱定一个坚定的信念卧冰雪,饮寒风,浴血奋战,长眠于祁连山中,他们之中有的甚至没有留下名字。在化音公路边的一个空旷的山洼里,我们看到一座高耸的纪念碑,题写着:“中国红西路军纪念碑”。这高耸的纪念碑,是无数的英魂用铮铮铁骨和满腔热血铸就,是一个时代的高度、精神的向度!历史不该忘记,在二十世纪三十年的河西走廊,有这样一支有着钢铁意志的部队走过,在共和国的历史留下了沉重的一笔。

在一个叫榆木庄的地方,往南是通往肃南的公路;朝西也有一条平整的柏油路,叫化音公路。问过当地老乡,红西路军曾经鏊战的遗址就在西去的山凹中,我们走上化音公路。路上空空荡荡,少有车辆通行。山野全是裸露的沙石,没有一点绿色,白花花的阳光打在上面,更显得疹人。旋风卷着尘埃,一股追着一股撕咬着,搏斗着,满山遍野依然充斥着血雨腥风的味道。置身这片苍凉、静谧、深古的山野,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寒彻。之前,我们看过相关资料,知晓这里是当年红西路军失利撤退时激战最残烈的地方。

倪家营失利,红军突围到梨园堡,敌人也尾随而至,便在这方圆数十里的山前山后展开了激战。为了掩护指挥部撤退,我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军级干部陈海松就牺牲在这里。陈海松20岁就是红九军军政委,和徐世友是老搭挡。突围时,红九军剩余不到1000人,担当断后重任,在弹药奇缺、疲惫不堪的情况下,陈海松率领700多人扼守梨园口,与敌人拼杀了六七个小时,使总部和兄弟部队安全转移,最后不幸中弹牺牲。阵地上除了一名战士脱险外,其余700多人全部牺牲。“妇女独立团”的部分女战士女扮男装,投入战斗,大部也在这里遇难,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女兵建制的兵团就此消逝。

梨园口就这样悲壮苍凉地走进历史,走进后世子孙的景仰之瞳。血染的丰碑让人凝重,让人纯净,也让人精神升华。□柯英

沿着化音公路,我们经过了“恶战三道柳沟”的地方,这是祁连山前的一片戈壁滩。撤出倪家营的西路军与敌周旋,刚到达三道柳沟,敌军3个骑兵旅、两个步兵旅便飞驰而来。连续9天的苦战,数百名红军将士倒在这里。茫茫戈壁埋忠魂,祁连无语对西风。这片黄天厚土,在这个明媚的春天依然无比沦桑,见证着当年的烽火连天、硝烟弥满。

从雪山草地走过,从敌人的围追堵截过走出,从枪林弹雨中走出的红军战士,渡过黄河,激战古浪,攻占山丹,苦战高台,血战河西……这支宁都起义的部队,在敌人十倍于我的攻势面前,英勇抵抗,谱写了一曲英雄的壮歌。

八十年了,西路军将士用生命撰写的这段殷红历史,触目惊心地横亘在祁连山间,聚合奔突的风声,激越鸣唱的梨园河都似在不停地诉说着,诉说着悲壮的红西路军的故事。这故事会一代代滋养河西儿女的灵魂,会在危急时支撑起人们强健的精神大厦。

1936年10月,中国工农红军一、二、四方面军长征胜利在望,三大主力在会宁会师,为巩固胜利成果,中央制定了夺取宁夏计划,建立陕甘宁根据地。10月下旬,因国民党在部兵力屯集,“宁夏计划”流产,由红四方面军五军、九军、三十军两万一千多人组成的红西路军开始征战河西走廊,欲图打通西线,与苏联红军汇合。然而,进入河西走廊后,以马步芳、马步青为首的“二马”兵匪并非预想中的不堪一击。经过长征还未来得及休整的红军,遭遇了匪兵十倍兵力的围攻。

那年春天,我和朋友骑着自行车寻访红西路军遗迹,第一次走近梨园口。当时的梨园口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,山野荒凉,朔风劲吹,一只鹰高旋在风中,一群羊低头啃食稀疏的枯草,几个村庄散落在方圆几十里的山脚下。梨园河的水声像一首无韵的山歌从重山叠峰的祁连山中唱着走来。四周静静的,愈显出水声的悦耳,及近,看水清凌凌跳荡在平仄的卵石上,耳畔和心间便也有了清凌凌的凉爽。眼前的平和与宁静似乎消解了当年烽火连天的恶战,但静谧中又分明蕴含着一种说不清的惊悸,连河流、灌木也似乎显示着颤颤惊惊的样子,我说不清是内心的感觉,还是初春草木的自然状态,始终放不下一颗揪紧的心,一份惊悸莫名地洇透整个行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ysgt.com.cn广东省云浮市闲俚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tysgt.com.cn版权所有